教育跨虹者

勇敢走出同性戀的迴圈,生命變得自由、完整

敢於不同─ 跨虹者 真實生命故事系列

眼前的這個男子,高大、燦笑、健康、爽朗,看起來就像任何一家運動品牌,或是健身房DM的代言人,誰能想像,從前的他曾行走過很長一段人生的幽暗長廊。

獨生子、喪母、父子關係冷漠。因為過度思念、依戀媽媽,不知不覺去模仿媽媽的女性形象,性別認同開始偏向女性。被同學辱罵變態、人妖,青春期的同儕關係十分困難……導致他在高一那年,選擇遠離台灣去國外讀書。在異地遇見心儀的他,成為同性戀侶,最後以分手收場……這一連串簡直就像小說、電影般的情節,真實地發生在小竹的身上。

幸福童年,被覆蓋的白布宣告結束

「我想,人大概只有遇到了一些無法解釋的煎熬,才會好好仔細省思自己生命最真實的一面吧!」回首以往,小竹陽光的面容上,露出了一絲糾結的苦澀。

圖/媽媽是全世界最疼愛小竹,也是他最深愛的人。

小時候的小竹是很幸福、很單純的。雖然木訥的爸爸不擅表達父愛,甚至讓小竹感到疏離,但是,媽媽用她加倍的愛全力彌補。媽媽全心全意地疼他愛他,起居坐息、課業健康……媽媽是他的守護者、營養師、褓姆、造型師……他生命中第一次看電影、第一次到遊樂園、第一次上醫院……都有媽媽全心陪伴著他,甚至,媽媽也是他的心靈導師,每天睡前都有跟媽媽說不完的話。就算沒有手足、哪怕爸爸缺席,他也從不感到缺少。

國二那年,當親眼看見媽媽的身軀被白布覆蓋,從病房被推往太平間,那一霎那,小竹的世界崩裂了。

圖/因著對媽媽的強烈想念和依戀,讓小竹不知不覺想當女生。

永遠挺身護著他、不惜隱瞞病情的媽媽,被癌症擊倒了。13歲的小竹在還不知道什麼是死亡,還來不及理解、來不及調適、來不及學會告別的時候,就已經被迫接受這永遠的隔離。一夕之間,他生命中的太陽、月亮和星星一齊墜落,失去母親的少年,用再多眼淚也喚不回深愛他的媽媽。

*在媽媽過世後,跟爸爸之間,父子倆會因著相依為命,關係出現突破嗎?

「我爸是個內向木訥的男人,很少聽見他對我說出任何鼓勵、支持,甚至連氣話都沒有說過。」小竹感到茫然:「媽媽過世後,爸爸也陷入孤獨和憂鬱中。我從來不知道,在爸爸的眼中,我是一個什麼樣的孩子?也不明白,自己到底做得好不好、夠不夠?面對他,一切都只能猜想、只能臆測,卻無法走入他的內心世界。」

雖然,家還在,爸爸也還在,然而,小竹卻成了屋簷下的孤兒。夜裡他常抱著有媽媽味道的棉被哭泣;白天他常想念和媽媽相處的每一個場景;放學時他不想看到同學被媽媽接回家的幸福背影,小竹變得好孤單好孤單。爸爸的男性形象本來就淡,媽媽的樣貌一直停駐在靈魂深處……不知不覺間,小竹的說話、舉止越來越像女性,他喜歡的物品、氣味、遊戲也都偏向女生,他覺得,女生的世界是他熟悉的,是他喜愛的,是他戀慕的,當女生比較好,當女生是理所當然!

沒想到,小竹卻因此成了同學眼中的異類,有些人甚至直接罵他:「你這個娘娘腔」、「人妖」、「噁心」!

「我天生就喜歡男生,不可以嗎?」孤單的小竹找不到自己存在的位置,格外苦澀。他的情感,要如何找到出口?

天地如此遼闊,找不到靈魂的錨點

「國小時,我曾因為好玩,跟一位親密的男性好友玩起性遊戲,在過程中居然有著莫名的滿足感,好像代表著我與男人之間一種關係的深度,也是我從男人得到『擁有感』的證明。」

小竹很勇敢地面對過去的自己,坦率地剖析自己:「到了國中,色情影片中的那些男性居然讓我怦然心動。我不知道那是什麼?只知道,我對男人有好多的遐想,好想被他們擁抱、被他們照顧。那些影片中的畫面,久久無法離去,幻想著我成為當中的女主角,享受那段如此緊密的交流。」

這些暗昧的心事,一直深埋在小竹的內心,讓他無法面對真實的世界,也造成青春期很嚴重的人際困擾。熬到國中畢業,又勉強讀了一年高中之後,小竹實在受不了這種靈魂窒息的生活,他在哪裡都找不到忍耐下去的動力。於是,抓住一個機會,他向父親提出請求,毅然決定逃離臺灣,到國外想開始「全新」的人生。雖然在異鄉,小竹卻終於感到一絲自由。

其實那時,病症已經糾纏上了小竹,只是年少的他並不自知。

圖 /小竹心中的孤單、苦澀,誰能懂得?

出走遠行 反而陷入一段糾結的關係

「那段在海外的時間,我過得好自在、好開心,也在那段日子裡認識了一些新朋友;卻也因此自認為,我應該就是『同性戀』的身份和關係。」

小竹在與男生分租房子的時候,心中一種奇怪的氛圍開始醞釀,一種暗昧的磁吸開始作用。於是,兩面人的生活就此開始,在人前是感情要好的兄弟檔;月起夜深時卻又彷彿是一對戀侶。

「在那段關係中,我享受嗎?那是一種難以形容的被愛,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雖然我們沒有被攔阻,也沒有被歧視。但,這樣的關係卻讓我感受到好深的空虛!」當時的小竹,經常私問自己:「這樣的感情,不是我想要的嗎?」他不知道怎麼回答這個問題,因為內心深處有聲音告訴他,這是不對的;但是,在情感世界裡那無法抗拒的愛情,讓他根本、也不想掙脫這場桎梏的愛,就這樣反覆煎熬。

*後來,是為什麼原因而分開呢?

這段揪心又糾結的關係,在他回到臺灣之後,兩人慢慢變淡了、走遠了。小竹發現,他內心對於同性之愛的渴望,一點也沒減少。可是,就跟第一段戀情一樣,後來發展的幾段並沒有讓他快樂,反而讓他的靈魂受苦。

圖/小竹在海外留學時認識了第一任男友,卻也陷入感情的迴圈。

陷入漩渦般的迴圈,難以自拔

「我們真的是情感很受傷的一群人,所以對於『人』的感覺是非常在乎的。所以,當有關於人的事情,當我們不了解的時候,就會有很多的聲音、很多的猜疑,是不是……我做得不好?是不是……因為我是同性戀?又得不到答案,就會在那個迴圈裡面一直繞一直繞。」

當兵時,小竹被證實得了憂鬱症。醫生的診斷令他驚訝:原來,早在母親過世的期間,小竹就已經被憂鬱症找上了,年少的他曾嘗試自殺就是最好的證明。只是當年的他懵懂不自知;現在證實了之後,也不知該如何面對。

「我每天都很害怕夜晚來臨,那種無法控制的情緒低潮,最不安的感受,折磨得我好痛苦,真的好痛苦!吃藥也只能暫時緩和,接著就像是思想電腦的重新開機,循環著孤單、難受、沒人愛……像漩渦般不斷迴旋。」

小竹很努力地想要掙脫這種痛苦,他嘗試找了很多方法,甚至尋求宗教的幫助,他真的很想活出全新的生命,也很想恢復健康的身心;但,總覺得自己不夠聖潔;可是,真實的情感,怎可能單靠一個人的意志力,就能跨得過去?

遇到無條件接納的愛,終見晴朗天空

「直到我認識了『走出埃及』協會,天空,這才晴朗了起來。」在這個協會裡,小竹認識了一群同是過來人,在他們無條件接納與陪伴下,他可以放心地活出最原本的樣子。「我不用擔心他們怎看待我那些女性化的動作、裝可愛的聲音;這樣的接納與包容,讓我的心少了許多的在意,多了很多的自在。漸漸地,我變得越來越開心。曾經看不起自己那些不被認為是男人形象的一切,我決定把它放進屬於自己身份與特色的寶盒之中。因為,這就是我啊!」

因著開始對自己接納、認同,讓小竹開始省思,「同性戀」真的是天生的嗎?對他的意義又是什麼?

他回想從前的自己,「心中的孩子,在長大的過程中,少了男人的榜樣與保護,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自己是個男人的事實。在情感上,沒有得到父愛的滿足;在生活上,還得做一個超齡的自己。沒有人教我怎麼做男人,也沒有人教我怎麼長大。」小竹說。

這麼多年過去了,一個無助的小男孩,就在好多的掙扎中,面對著不真實的成長過程,當然無法承受。「於是,我當然想要找一個可以保護、可以依靠、可以停泊的港灣,也就一頭彎進了一個糾結不已的世界。」

現在的小竹,已釐清生命的問題,充滿感謝的心,「若不是因為身邊的朋友對我不離不棄,用耐心與堅持,接納與陪伴我,我又怎能得到面對真實的力量,並且勇敢地繼續走下去呢?」小竹發現,裡面的他,長大了!他開始可以對自己的未來,有了新的註解和期待。

圖/ 無條件接納的愛,改變小竹的生命。

告別過往,昂首闊步,走進生命的完整

「現在的我,與男生朋友之間,可以擁有自在、健康、單純,不帶著性,卻又可以在情感上深度交心的友誼關係。」小竹微笑著說:「當然如果能夠跟女性走入婚姻,有可能更加完整,但最重要的是,無論單身或結婚,可以自在地面對自己,是多麼美好!」

「我曾經糾結於過去那些連自己都無法接受的自我形象,現在卻成為我最獨特的性別特質。」小竹露出陽光般的笑容說:「我可以是一個擁有女性化特質的男人,但毋需讓自己變成一個女人;也沒有必要刻意努力,去變成所謂男人的形像,才夠資格被叫做真男人─ 因為,我本來就是個不折不扣的男人啊!」

同性戀不是天生的,「每一天,都是新的一天,也都可以是新的開始」這是小竹的信念,也是他每一天醒來後對自己的期待。「過去的種種,當然難以面對,但每一個明天,都可以是再出發的開始。不論再怎麼晚起步,只要願意,新的生命就能開始發芽,漸漸長大;突破的那一刻,就在眼前標竿的那一端,只要堅持,就一定可以走到那裡!」

圖/現在的小竹,健康、幸福、滿足。

與親愛的她攜手步入新的人生

2018年10月20日,小竹牽著他心愛的女孩,走進結婚禮堂,也邁向新的人生路程。他特地寫下這段內心的獨白──

「這是我人生至今,步伐最大、也是最重要的一步:我和交往了近2年的女友攜手步入結婚禮堂。這一句『我願意』,原本是我生命中的『不可能』;但,在這一天,我與她,在眾人的見證之下,帶著緊張顫抖的雙腿,從岳父手中接過我妻子的手,大聲地說出了這三個字。

同性戀的相反確實不是異性戀,因為,這段走入異性情感的每一天,我對自己都有許多的懷疑、困惑、擔心、害怕:我是不是真的能成為一位好男人?是不是真的能照顧好我的妻子?是不是真的能建立一個家?我真的愛上了一個女人嗎?還有……是不是真的能擁有自己的孩子?

原來,這一切的擔心實在太多餘了。因為我的內心被她深深地吸引,讓我願意放下各種不安,選擇迎接她走入我的生命,和她共度未來的日子。而她帶給我的,更遠遠超過這一切的擔心。她的接納、她的支持、她的包容,甚至……她不在乎我一切的過去,願意嫁給這個對自己都還沒有100%把握是個男人的我。只因為:婚姻不是個相愛感覺的開花結果,而是兩個生命彼此委身接納的永恆誓約!」

圖/小竹和心愛的她步入禮堂,進入委身接納的新的人生階段。

(口 述/小  竹、採訪撰稿/張  薇)

在愛中竭力追求真理,重視媒體對家庭及年輕人的影響。支持風向新聞,♡ 捐款連結:

http://lovecom.org/donate

喜歡這篇新聞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隨時收到優質清新的好新聞,請至以下FB、 [email protected]、App追蹤我們!

好友人數

 

Facebook 留言

line_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