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性別為天生!加拿大2歲男童被迫變性 30年後他精神崩潰自殺

性別中立意識有多可怕,甚至毀了一個孩子的一生!1965年一名加拿大婦人珍妮(Janet),生下了一對雙胞胎兄弟布萊恩(Brian Reimer)及布魯斯(Bruce Reimer)。兄弟倆在半歲的時候被檢查出「包莖」問題,使得他們有排尿困難現象。原本這項小問題,只要靠割包皮就能解決,但不知何故,醫生卻選擇了風險極高的「燒灼法」來進行手術,結果造成布魯斯的陰莖意外被燒毀。

珍妮相當害怕,不知如何向布魯斯解釋他的性別。於是倆夫婦請教一名在性別領域有相當研究的心理學者曼尼(John Money)博士,詢問該如何定義孩子的性別。他提出「性別中立論」,認為幼童在出生後沒有什麼性別差異觀念,性別發展是受「後天學習」影響,於是說服這對夫婦把布魯斯「當成女孩來養」。

為了完成這項天衣無縫的計劃,醫生把布魯斯的睾丸切除,並改名為「布蘭達」(Brenda)。曼尼還要求這對夫婦不能講出來布蘭達曾經身為男孩的事實。

布魯斯(右)在經歷失敗的手術之後,刻意被當成女生來養。(照片翻攝YouTube)

剛開始,一切都非常美好。珍妮發現布蘭達有很多女性特質,雖然偶爾也會出現「男孩的一面」。為了實現自己的理論,曼尼要求在這對雙胞胎成長期間擺出許多「性愛姿勢」,例如要布萊恩對布蘭妮的跨下做出「衝刺」的動作,又或者要兩人脫光衣服檢查彼此的生殖器。曼尼認為,從小讓他們進行性愛練習,有助於成人後的「性別認同」。

布蘭達就這樣照著「實驗劇本」長大。曼尼讓這對雙胞胎化名為「約翰&瓊」(John、Joan),將這個實驗結果出版成論文,並宣稱這個實驗非常成功,在當時引起了醫學界的譁然。

心理學家曼尼為了印證自己的「性別中立論」,不惜犧牲一對雙胞胎的人生。(照片翻攝YouTube)

不過就在布蘭達15歲那年,卻出現嚴重的性別認同障礙。布蘭達為促進胸部發育所服用的「雌性激素」,造成許多副作用,讓她多次有自殺紀錄,甚至罹患了精神分裂症。

但曼尼認為這樣的障礙只是「暫時」的,於是他進一步要求珍妮,讓布蘭達安裝人工陰道手人術,成為「真正的」女人!不過這項建議最終被珍妮婉拒了。珍妮也向布蘭達坦承,其實她原本就是個男生,是因為一場失敗的醫療事故,不得已才把她給「變性」。

1987年,布蘭達做了恢復性別的手術,注射了睾固酮、切除乳房及兩次陰莖重建手術恢復男兒身,並改名為大衛(David),從此以男性身份生活。1990年,大衛與一名女性結婚。

後來在性學家戴蒙德(Milton Diamond)的鼓勵下,大衛決定公開自己的故事,轟動了社會!大眾才驚覺,曼尼博士的實驗根本是一場不人道的災難。大衛的故事也影響醫學界,「性別認同」雖然可以靠後天影響,但「性別」是天生的,不是一場手術就能改變。

大衛表示,他願意公開此事,是希望能阻止更多「重塑性別」人為方式,避免其他孩子和他一樣被當成實驗對象。

不過大衛之後的人生並未就此一帆風順。由於他從小飽受精神創傷,與父母的關係一直未修復,他罹患了嚴重憂鬱症。2002年,他的雙胞胎兄弟布萊恩因服用過多抗憂鬱藥死亡;2004年,大衛的妻子向他提出分居,隨後他飲彈自盡,結束掉38年的生命。

從小飽受精神疾病困擾的布魯斯(或稱大衛),在38歲那年結束自己的生命。(照片翻攝YouTube)

一場簡單的手術,卻因為一個心理學家自私的研究,讓一對雙胞胎淪為實驗的犧牲品,最後導致這場無法挽回的悲劇。

性別是否可以靠後天改變?根據科學數據,人體37.2億個細胞中,每一個被Y染色體永久編碼為男性時,靠改變「外在」的生殖器官就能真的「變成」成另一個性別嗎?對此,約翰霍普金斯醫院前精神科醫生保羅·麥克修(Paul R. McHugh)曾說:「改變生理性別在生物學上是不可能的,那些提倡性別重置手術的人,不過是在促長精神疾病罷了!」。

你也許想知道:心理學家約翰·曼尼(John Money)博士曾擔任「美國性知識與教育協會」(SIECUS)董事,該協會推廣墮胎、LGBT性別意識、性解放等觀念,同時也大力支持《金賽報告》CSE(全面式性教育)。曼尼本身就是性別不安症的患者;和金賽一樣,他並不反對「戀童跟亂倫」,並稱之為正常的性嗜好。曼尼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成立「性別重置」實驗室,專門研究性別發展意識。此外,CIECUS也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兒童基金會、世界衛生組織等相關的聯合國組織合作,向世界各國推廣CSE。(艾以琳/綜合報導)

 

在愛中竭力追求真理,重視媒體對家庭及年輕人的影響。支持風向新聞,♡ 捐款連結:

http://lovecom.org/donate

喜歡這篇新聞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隨時收到優質清新的好新聞,請至以下FB、 [email protected]、App追蹤我們!

好友人數

 

Facebook 留言

Tags
line_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