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我有兩個媽媽! 同二代:缺乏父愛的遺憾永遠不可抹滅

隨著美國七成以上地區同性婚姻合法化,不少同性伴侶更進一步用人工受孕、代母、領養等方式養育下一代,組織另類「家庭」。對於同性伴侶能否有效地扮演父母的角色以令下一代健康成長,不少宗教人士及社會學家持保留態度。一名已經成為人妻且擁有4名兒女的媽媽海瑟,在看到自己的小孩與丈夫 相處的畫面後了解到傳統婚姻才是對小孩最好的家庭結構,也使她從同性婚姻支持者轉為支持異性婚姻。

這名由女同志伴侶撫養成人的女性名為海瑟(Heather Barwick),她寫了一封公開信給同志社群,坦誠地表示多年來自己因為沒有父親而受到傷害,這種心靈的痛苦和空虛一直無法填補。已成為人妻並育有四名兒女的海瑟,因為看到自己的兒女與丈夫的相處模式,讓原本為挺同志婚姻到處奔波的支持者變成挺傳統婚姻。海瑟深信由父親和母親共同撫養孩子才是最好、最成功的家庭結構。

改變之後的海瑟決定給過去和她生活命不可分的同志社群寫了一封信。海瑟表示,內心知道自己為同性戀的母親,跟自己的爸爸有一段非常短暫的婚姻。當母親離開父親時海瑟只有兩三歲,因為母親希望有機會與她真正愛的人(一個女人)一起快樂的過日子。最後其母和她的同性伴侶在80年代和90年代的時候將海瑟撫養成人。

海瑟和母親及她的伴侶住在一個自由和思想開放的地區,生活圈也多是同志。海瑟表示自己從兩位母親身上學了很多人生道理,但已為人妻、人母的媽媽的她決定明白說出自己不支持同性婚姻。

海瑟表示,在我成長的過程中,甚至直到我二十幾歲的時候,我一直支持和倡導同性婚姻。當我回憶童年時期,並審視自己被同性伴侶撫養的經驗,終於了解到它所為我帶來的長期影響。直到現在,當我看到我的孩子們每天與他們的父親相親相愛的畫面,我才明白到傳統婚姻和教養裡面的那份智慧與美麗。

海瑟表示,她所謂的影響為,同性婚姻和教養奪走了孩子的母親或父親,並一邊告訴孩子「這是不要緊的」、「一切都一樣的」。但事實並非如此。我們很多人,很多你們的孩子,被傷害了。父親的缺席在海瑟心中好像是一個巨大的坑,每天她都因為沒有父親而痛苦不堪。海瑟說:「我愛我的媽媽的伴侶,但多一個媽媽永遠無法取代我所失去父親陪伴的遺憾」。

海瑟說:「從小到大,我身邊的女人都說,她們不需要或不想要男人。」然而作為一個小女孩,我多麼迫切的想要一個爸爸。處在一個說「男人是不必要」的社區裡,渴望擁有父愛,卻又不敢說出口,讓小海瑟痛苦不堪。有好幾次,海瑟會生自己的氣,為什麼想要一個爸爸。直到今日,海瑟仍因為這種失落而感到苦痛。

當然海瑟不認為同志伴侶就不能成為好雙親,有一男一女的父母即意味著一切都好,但總的來說,由父親和母親共同撫養孩子才是最好、最成功的家庭結構。

同性婚姻不只是重新定義婚姻,也在重新定義孩子教養。同性婚姻所推崇的和標準化的家庭結構,迫使民眾否認一些寶貴和基本的東西。它拒絕我們得到我們所需要的、渴望的東西,而且同時告訴我們「並不需要我們自然渴望的東西」。

身為同志家庭的小孩無法和遭受父母離異或被領養的小孩一樣表現出受傷害的模樣,因為如果他們表示自己「因為我們被同性父母撫養,所以受到傷害」,可能就會被冷落或被貼上了敵人的標籤。

海瑟表示自己知道被人貼標籤的痛苦,也能體會在過去同志們必須面臨的社會問題,但是她表示,雖然從同志家庭成長的她擁有兩位媽媽的愛,但是缺乏父愛的遺憾卻是永遠不可抹滅的,因此,她贊同傳統婚姻才能圓滿小孩所需。(吳雯淇/綜合外電報導)

在愛中竭力追求真理,重視媒體對家庭及年輕人的影響。支持風向新聞,♡ 捐款連結:

http://lovecom.org/donate

喜歡這篇新聞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隨時收到優質清新的好新聞,請至以下FB、 [email protected]、App追蹤我們!

好友人數

 

Facebook 留言

Tags
line_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