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台灣

高呼愛滋隱私權!不願驗HIV 醫嘆「醫療人員就是活該?」

「愛滋有隱私權,醫療人員卻沒有被保護的權利?」一名外科醫師在臉書上沈痛告白。他表示已經遇到第二次了!一開始這名病患因小腸腫瘤併腸阻塞從急診入院,病患從開刀前到開完刀都不主動告知自己有愛滋,他從病理報告到化療前肝病檢查,一點一點蛛絲馬跡發現病患可能罹患愛滋,但想要驗HIV(愛滋)病患不同意,到此時病患才願意坦承自己已經有10年病史。

外科醫師大怒,因為在病患治療期間「開刀,換藥,抽血,打針等等等有一大堆侵人性及體液接觸的治療,涉及幾十個醫療人員,全部都在沒有任何有效防護的狀況下進行,全部都被曝露在高度危險的感染風險之下。」

隱瞞愛滋卻讓醫護人員做手術曝露在危險中,可謂恩將仇報。 (圖片來源:翻攝外科醫師臉書)

外科醫師譴責政府與疾管局,只強調愛滋人權,健保卡不能註記,抽HIV必須得到同意,政府這樣對待醫療人員?他指出,醫療人員除了憤怒、自認倒楣,還是要高呼愛滋隱私權?所以醫療人員就是活該?文末外科醫師表示,我對不起所有參與這個病人治療的所有醫療及護理人員。

一名不具名護理師表示「非常認同這名醫師的說法,因為不是只有傷口,或針扎才會感染,眼睛也是黏膜,如果愛滋病患的體液濺到眼睛,也可能會因此受到感染。」

一名網友認為,「病人本來就有告知義務,因為這關係到醫護人員的人身安全。而所謂隱私權和告知病史根本是兩件事。想要接受專業救治就要負責任告知病史,保護自己也保護別人。至於害怕被曝光而歧視,這是另ㄧ個問題,但不能因為這樣就隱瞞,隱瞞愛滋卻讓醫護人員做手術曝露在危險中,是非常邪惡自私的行為,可謂恩將仇報。」

外科醫師在留言欄說明,「或許有人會認為沒有”有效”的防護措拖是我們醫療人員的問題。BUT, 就是這個BUT。。。手術的時候,我可以保証我的手套不會破掉,我可保証我不會有哪一次電燒電破我僅有一層的手套 ,我可保証我哪一次縫針不會刺到我自己的手?」

外科醫師語重心長說,批評別人容易,那可能只是因為你不在這個充滿不確定性的行業當中。「知道了又如何?我可以多用一層手套,可以減少對自已有危險的動作,可以多一些保護自己的措施。但,我連這個基本權利都沒有。」

外科醫師解釋, 是第二次了,第一次的病患讓他吃了一個月的預防投藥,因為就是手套破了…..

一名網友指出,「他想表示的並不是要分別對待,而是彼此該有的義務需要好好的履行,畢竟醫生的天職是救人跟醫治人,這樣的義務告知,是對醫護人員的一種保護,如果萬一真的被感染,少了一個醫生,同時也會讓其他的病患就失去一位醫生的診治。」

關於愛滋病,根據《人類免疫缺乏病毒傳染防治及感染者權益保障條例》第12條明文規定:「就醫時,『應』向醫事人員告知其已感染人類免疫缺乏病毒。」法律規定愛滋病人在就醫時,「一定」要將感染病毒的資訊告知醫事人員。

若病人未告知,該法第23條第一項訂有罰則;第23條違反第十二條,將處新臺幣三萬元以上十五萬元以下罰鍰。

(畢翠絲/台北報導)

在愛中竭力追求真理,重視媒體對家庭及年輕人的影響。支持風向新聞,♡ 捐款連結:

http://lovecom.org/donate

喜歡這篇新聞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隨時收到優質清新的好新聞,請至以下FB、 [email protected]、App追蹤我們!

好友人數

 

Facebook 留言

Tags
line_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