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變性藥物導致不育、性功能障礙 醫生警告:這是危險的實驗

變性儼然成為時下流行,據統計,2015-2016年間,在美國想要變性的人增加了20%,年齡從過去從45歲下降到21歲。在潛在龐大的商機下,很少有醫生公開談論變性的風險。精神科醫師格里芬日前接受媒體採訪表示,變性藥物對成長中的青少年,有「不可逆轉的傷害」,包括永久不孕以及骨質疏鬆症。

據英國《每日郵報》報導,英國布里斯托爾皇家醫院(Bristol Royal Infirmary)精神科醫師格里芬(Dr Lucy Griffin)表示,對於英國國民保健服務(NHS)每年向數百名青少年發放變性藥物,感到非常憂心。格里芬強調,這些處方會導致正在發育的青少年不孕、骨質疏鬆及性功能障礙。

變性治療通常使用最常見的「青春期阻斷劑」(puberty blockers),主要是阻斷性徵的發育,嚴格來說並不算是「變性藥物」。然而外界宣稱該藥物可治療「性別焦慮症」(Gender Dysphoria)也未有正式臨床實驗的報告。而且當患者停止服用藥物後,效果將完全可逆。

第二種變性藥物稱為「異性賀爾蒙」(cross sex hormones),醫生通常在患者滿16歲時開始進行第二階段療程。該藥物會使身體發展出異性性徵,並產生「不可逆」的永久性傷害,意即日後停藥也不會恢復生物性別。

去年英國有800名兒童接受變性療程,最小的僅10歲。格里芬表示,現在變性診所的醫生對於藥物長遠的影響少知又少,原因是現在只要有求診人稱聲自己有性別不安傾向,便會獲得藥物。即使大部份患者有嚴重的精神疾病症狀,醫生也不敢質疑他們的要求,「因為有太多醫護人員害怕被指責偏執」。

不能姑息這股「政治正確」的風氣,她決定站出來說話,「孩子不能投票,也不能離開學校,但他們卻被允許對自己生育及性功能做出決定。但我的感覺是,這些年輕人的健康在接受治療後受到傷害,除此之外我看不到其他可能」。

格里芬並不是第一位對孩童變性擔憂的醫生。

世界知名生殖器外科重建教授佐席夫(Miroslav Djordjevic)也曾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在主流媒體的推波助瀾下,變性成為一個衷於自我的代言詞,但是主流媒體沒說,有不少變性者在手術後都後悔了,甚至到了崩潰自殺的地步。他曾呼籲媒體需要平衡報導,公開談論變性的後遺症,因為它不只是一項手術,而是人權問題。

2011年一項瑞典的研究報告指出,有超過300位的變性者曾經歷自殺及精神異常的問題。研究人員得出結論,變性不能解決性別不安的問題。而另一項來自荷蘭關於性別認同的研究,有自閉症光譜(autistic spectrum)的人,對自己的性別感到不安為一般正常人的7倍,顯示出情感障礙、憂鬱症、焦慮症或自閉症都有可能造成性別不安,如果醫師先治療這些疾病,這些孩童也許終身都不必經過永久性傷害的變性治療。(艾以琳/綜合外電報導)

在愛中竭力追求真理,重視媒體對家庭及年輕人的影響。支持風向新聞,♡ 捐款連結:

http://lovecom.org/donate

喜歡這篇新聞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隨時收到優質清新的好新聞,請至以下FB、 [email protected]、App追蹤我們!

好友人數

 

Facebook 留言

Tags
line_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