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社會

開放人工生殖? 她投書:被犠牲掉的都是嬰兒的權利

是否應修改《人工生殖法》,開放單身女子進行人工生殖,引發議論。一名曾任小學教師的潘姓民眾近日發表文章《一齣「物化嬰兒」的荒謬劇碼》投書媒體,她在文中強調,嬰兒被高度物化,已導致許多嚴重後果,甚至有富商、醫師及藥師買洋妞借腹生子而被送法辦,「被犠牲掉的都是嬰兒的權利」。

文章寫道,4月13日週五,政府進行討論「單身女性開放人工生殖」協作會議,提案人要求修正台灣目前的《人工生殖法》適用對象,使其能適用於未婚單身女性及同性婚姻家庭﹔將受術夫妻改為受術者,將配偶改為婚姻關係中的受術者,以符合「同性婚姻法」﹔並開放輸入境外合法機構的捐贈生殖細胞。主張「立法應要考量女性的生育自主權。」「不能歧視還不能結婚的單身女性,如女同志。」「要引進國外的生殖細胞,是因為可以看到國外的捐精者面貌,而國內捐精者目前是匿名的。」

文章也說,支持者認為因擁有生育自主權,可將嬰兒去人格化並將之物化,經由挑挑撿撿捐精者,訂製一個滿意的嬰兒(產品)。更驚悚的是,去年美國舊金山同志育兒公益組織舉辦了一埸「孕嬰爸爸」博覽會,將人工生殖產業當商品販售。

文章作者提到,由以上的主張及招攬廣告,好像回到200多年前蓄奴尚為合法的年代──人們可以在販賣人口的場子裡,檢選購買滿意的奴隸。作者還指出,嬰兒被高度物化,已導致許多嚴重後果。

她舉例,在美國俄亥俄州,一對女同志媽媽要求購買白人男性精子,結果精子銀行疏失誤提供黑人男性精子,結果生下黑白混血女嬰。該區是白人區,所以女嬰一出生就被嚴重歧視 。墨西哥一代理孕母,因客戶反悔而被要求中止懷孕,而且墮胎後一毛錢也拿不到。英國代孕母親懷了雙胞胎,因客戶要求拿掉一個胎兒而興訟。台灣也不遑多讓,富商、醫師及藥師買洋妞借腹生子而被送法辦。以上種種,被犠牲掉的都是嬰兒的權利。

作者也說,對於人工生殖,衛福部表明仍以治療不孕為目的,而非作為創造生命之方法,更須考量人工生殖子女的權益,包括其成長及被妥善照顧之權利。《憲法》釋字第587號:子女有獲知其血統來源之權利。「如果我們只看大人的權利時,是違反兒童權利的。如果這二種權利相牴觸時,應該回到自然法則的基本人權,在自然法則之下,一個孩子應該是有父有母的」。

文章最後強調,《人工生殖法》已施行多年,一些弊端已慢慢浮現,愈來愈多的人工生殖後代發出吶喊哀號:「痛苦和悲傷一直如小浪迴盪,在我最不期待時一再出現。」「捐精生子不能解決(不孕)悲傷,而是將這種痛苦傳遞給下一代。 」為了這些孩子,是該好好檢討《人工生殖法規》及相關產業的時候了!

(李遊博/綜合報導)

在愛中竭力追求真理,重視媒體對家庭及年輕人的影響。支持風向新聞,♡ 捐款連結:

http://lovecom.org/donate

喜歡這篇新聞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隨時收到優質清新的好新聞,請至以下FB、 [email protected]、App追蹤我們!

好友人數

 

Facebook 留言

Tags
line_icon